SAIF金融MBA教授公开课:中国经济相对论


2018年,市场的跌宕起伏,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多重风险考验了中国和全球资本市场。而2019年的中国经济又处在一个十字路口、经济转型与机会并存、挑战与风险同在。在过去几年里经济增长速度在逐渐放缓,经济增长的结构在逐渐经历深层次的改革,债务水平不断积累、资产泡沫发酵、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可能性加剧,从国际环境来讲,国际贸易竞争逐渐加剧,对国内汇率水平和资产价格都形成了一定的压力……如何预判2019年的宏观市场,如何更合理和充分地分析新一年的中国经济?5月18日,项目组邀请了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朱宁教授为同学们讲解《中国经济相对论》,这场思维盛宴将让你直观地感受到高金课堂浓厚的学术氛围和以及宏观局势的密切解读。现在,和我们一起来感受SAIF的魅力!


时间:2019年05月18日 17:15-20:00

地点:交大高金徐汇校区403教室(上海市淮海西路211号)


议程:

17:15-17:45 签到

17:45-18:30 SAIF金融MBA项目宣讲

18:30-19:30 教授公开课《中国经济相对论》

19:30-20:00 Q&A



主讲人:

1556472870139078684.jpg

朱宁 教授


朱宁教授毕业于北京大学,随后赴美留学,获得康奈尔大学管理硕士学位和耶鲁大学金融博士学位。他曾任美国加州大学终身金融教授,现任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金融学教授、美国耶鲁大学国际金融中心教授研究员,并在美国加州大学、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担任特聘金融教授。朱教授研究兴趣广泛,涉足投资、公司财务、行为金融及金融法的研究。他著有数十篇学术论文,其中多篇发表在国际一流金融、管理及法律期刊。朱宁教授运用其金融研究的特长,进行广泛的职业经理培训和咨询调研项目。他的咨询客户包括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各国监管层及各大交易所、一流投资银行及资产管理公司和对冲基金。朱宁教授为多家国内外媒体撰写专栏文章,并频繁接受国内外多家电视媒体的采访。他曾多次受邀参加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博鳌亚洲论坛,亚布力论坛、陆家嘴论坛等活动担任发言嘉宾。此外,朱宁教授在2008-2010年度担任雷曼兄弟和野村证券投资研究高级主管,负责拓展企业在亚太区域的股票交易业务,他所带领的团队在多项机构投资者评选中名列前茅。他著有的畅销书《投资者的敌人》和《刚性泡沫》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在全球发售。




活动总结

2018年,市场的跌宕起伏,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多重风险考验了中国和全球资本市场。而2019年的中国经济又处在一个十字路口、经济转型与机会并存、挑战与风险同在。5月18日,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朱宁教授带来公开课《中国经济相对论》,全面解读2019年宏观经济局势,深度剖析未来中国的机遇与挑战。


本文整理自朱宁教授现场演讲

十字路口的中国经济
 
从不同视角看待当前的中国经济,也许我们会得到截然相反的结论。如果从宏观层面自上而下地看国内经济数据,我们会发现经济增速下调,经济结构转型尚未完成,国际贸易竞争逐渐加剧,资产泡沫发酵,债务水平逐渐累积,金融风险积聚……中国经济似乎面临着巨大的挑战。然而当我们自下而上地看国内企业和消费品市场,又会发现中国的经济质量和经济的韧性确实是在逐渐提升——从移动互联的技术的进步,消费的转型升级,到高端制造与中国设计的发展……企业层面与个人生活层面不断涌现出新机会与新的增长点。

经过四十多年的高速增长,中国经济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面临着转型升级以及增长模式调整的需求。随着外贸出口、投资等传统驱动力逐渐减弱,未来中国经济将最终转型成为依靠国内消费推动增长的模式。这是几乎所有的发达经济体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的必经之路。从去年开始我们可以看到许多政策的转型,其中的一个重点是将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放在经济工作的重要位置。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是我们的长期目标,是经济增长马拉松过程中必须要夯实的基础;然而其对短期经济增长会产生一定的冲击。

在过去经济政策的实施过程中,我们发现“调结构”和“保增长”,这两个曾经高度一致的政策目标之间产生了冲突——调结构不可避免地会伤及到短期经济增长的速度。采取相对积极的刺激或政策推动经济发展,是短期保增长的有效手段;但从中长期来看,会导致整个国家的债务水平不断提升,资产价格逐步攀高。我们目前在国内所面临的债务及资产泡沫的问题一定程度上正是来源于过去一段时间内“保增长”所导致的后遗症;而债务问题,投资者的信心问题,以及市场无法充分配置资源等问题都会成为长期进一步发展的拦路虎、绊脚石。

调结构与保增长、长期目标与短期目标之间该如何平衡,孰重孰轻,孰前孰后?这是近年来政策调整过程中的抉择与矛盾。往深处说,如何协调普世经济规律与中国特色增长模式之间的矛盾,也是经济政策制定层面的重要难题。

微信图片_20190522183822.jpg

 

改革是中国经济最大的红利
 
但从历史上看,每次中国经济面临巨大挑战之时,往往也是中国经济释放出最大的增长潜能,提升经济质量的机会。

经济增长并非百米赛跑,而是长期的马拉松;我们需要寻求高质量而非高速的增长。通过深层次的经济改革,让市场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资源配置的作用,一旦经济增长向这个方向前进,我们不但可以获得高质量的可持续增长,也能够一定程度上化积累的债务问题和资产泡沫所引发的风险。

除了经济层面,户籍与土地流转制度、环境保护、社会安全体系、退休养老制度、医疗保障制度以及教育体系制度等社会层面的改革,亦会对中国经济与百姓的生活实质水平产生长期的、可持续的显著提升。

消费是未来中国经济发展最重要的驱动力与核心领域。从企业角度来看,只要消费市场在增长,企业发展的机会就一定存在。经济改革为未来企业带来三大发展方向。第一,新市场,包括国际市场与国内市场。在国际市场上,通过“一带一路”,通过中国企业出海,通过全球的并购和重组,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建立了品牌与分销渠道;而在国内市场,随着中国消费者与消费能力的逐渐增长,企业可以通过提升产品质量,服务更高端的客户群体。第二,新工具——利用新技术高效地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体验,重塑消费方式。如外卖、抖音和头条。第三,新资源——用新媒体、新社交和新金融优化获客方式,提升服务质量。

而从投资角度,虽然经济增长的速度的确在逐渐放缓,但与此同时,经济增长的质量和经济的韧性也在稳步提升。随着人口结构的变化,老龄化以及富足新型中产阶级不断壮大的大势所趋,如何在数字经济、生命医疗、高端制造等领域中定位真正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也是未来投资者需要关注的重点。

 

挑战与风险
 
在过去几年中,政府对各行各业提供的隐性担保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推动了中国经济的发展,但这种隐性担保也促成了当前中国经济中广泛存在的“刚性泡沫”,从而增加了系统性风险发生的可能。从短期来看,隐性担保与刚性兑付加速经济增长,推动投资、投机及资产价格的上涨;但从长期来看会扭曲风险与收益的关系,导致资产价格脱离市场经济、使价格无法配置资源,从而影响市场供给乃至整个国家层面的资源配置。在短短五年中,我国整个国家层面的负债水平从GDP的160%快速上升到260%,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隐性担保在作祟。

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必须打破刚兑。而在调结构过程中,如何顶住短时间内经济增长速度下滑的压力,从而真正理顺中国经济的增长结构与模式,是下一个阶段摆在我们面前的重要挑战。

而关于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其对中国经济增长的直接影响是可控制、可管理的。我们更应该警惕的是,贸易战为中美,乃至全球金融市场和资本市场带来的信心问题;以及更长期来看,全球产业链重组的趋势对我国经济造成的影响。

经济放缓本身不是坏事,我们更需要思考的是如何能够利用逐渐放缓的经济增长,充分进行深层次的结构调整,进一步加深市场化改革,提升中国经济的可持续性和韧性。中国经历了四十多年的经济增长,创造了举世瞩目的增长奇迹,在未来,如何能将发展之路走得更稳、更扎实,远比一时的速度快慢更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