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授访谈 > 严弘:放眼于中国金融市场 争做世界级研究中心

严弘:放眼于中国金融市场 争做世界级研究中心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金融学教授


教育背景

博士学位: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金融学,1999

博士学位: 美国密歇根大学所授予的第一个应用物理学博士学位,1991

硕士学位: 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物理学,1988

学士学位: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物理学,1985


研究领域

资产定价(公司决策与股票报酬、股票与债券的信用风险与投资回报、市场流动性、金融衍生品与风险管理、投资组合决策)、金融中介(共同基金、对冲基金、金融分析师)、新兴市场(尤其是中国的金融市场发展、外国/机构投资者在其中的作用)


       

1994年,在获得美国密歇根大学的第一个应用物理学博士学位并在位于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从事了三年材料物理研究后, 严弘教授做了一个决定。他选择放弃近十年的物理学研究转学金融学。就是这么一个决定,严弘教授至此坚定地踏上了经济与金融学研究与教育之路。本期教授风采与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金融学教授、中国金融研究院副院长严弘面对面,从学术背景、课题研究和SAIF未来发展等多个方面全方位走入严弘教授的工作与生活。

转学金融助中国发展

80年代至90年代初,严弘教授在物理学领域接连攻读了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但最终却选择了踏上金融学的研究和教育之路。为什么放弃近十年的物理学研究而转学金融?相信很多人在看了严弘教授的教育经历之后都会产生如此的疑问。“上大学的时候对商业和经济方面的了解是非常有限的,那个时候我们只知道学了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所以大家都去学数理化,要去做科学家,所以自己也就选择学习物理。”严弘教授对此娓娓道来,“学物理很有意思,因为逻辑性很强,可以解释很多自然现象,但是物理学到一定程度以后,感觉面特别窄和专,发表的论文全世界大概也只有几个人真正去看或者能看懂,影响很有限。”

90年代初,中国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目标,形成总体开放格局,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引擎就此打开,随之对中国经济和市场的研究变得越发举足轻重,“当时对经济和金融方面做了一定的调查,原来在学物理方面的一些思维方式和数学基础都会有用,而金融和经济学方面的研究对整个中国的发展也会有所帮助,所以就有这个意向。那时我的一些师兄也转去学金融或者直接去华尔街工作,所以通过和他们交流自己也对金融了解更多了一点,觉得很有兴趣,就决定转去学金融。”严弘教授告诉我们。

事实上,多年来在物理学方面的学习和研究对严弘教授之后的金融学研究帮助良多,“物理学是一个逻辑性很强的学科。在学金融过程中,思路也必须要有很强的逻辑性,因此逻辑推理能力和数学基础都对理解金融理论会有很多的帮助。”严弘教授继而举例说,“比如说我原来学物理的时候做的关于统计物理方面的研究,实际上在金融市场方面的研究也都用很多统计学。虽然金融学本身的基本理念是一个平衡及无套利空间的理论,但是实际上这些都是要有一个过程以达到金融市场的平衡,而这种达到一个完好的平衡态之前的动态过程在物理学中也存在,在金融市场里面也有。因此原先的理念直接对理解金融市场也有很多的帮助。”

“说一个有趣的现象,现在研究物理的学者里面有不少都以研究金融为主要的研究方向,”严弘教授饶有兴致地说,“所以他们还创造了一个新的学科叫经济物理学,即用物理学的手段来研究经济。物理和金融或者物理和经济方面还是有一定的相通之处。 但是我想强调的是要理解市场还是要从了解其经济规律入手, 数学模型只是帮助你描述和理解这些经济规律的工具, 而不是目的.”

市场秩序混乱是市场持续不振的祸源

目前,严弘教授的研究领域包括资产定价,投资组合和风险管理,其研究成果曾发表于世界一流学术刊物。谈起他对公司决策与股票回报方面的研究,严弘教授解释道,股票回报率是资产定价主要考量的指标,而传统的资产定价理论基本上是从整个市场的角度和投资者的总体消费水平来研究,往往对于公司具体做什么决策的过程和做出决策的依据都没有很好地涉及,所以这些理论在应用到股票回报率实证的研究里面就发现实证数据无法支持理论,从而就出现了许多诸如价格的偏差或者市场的歧异现象。

“因为我们传统的资本定价理论不能解释很多实际观察到的市场现象,由此也催生了其他分支的产生,比如说行为金融学,即用投资者的行为偏差来解释这些股票或者债券回报率方面的现象。但是我们最近的研究就发现,实际上股票的投资回报率的决定因素很大程度上是由公司的投资和融资决策来影响的,所以我们在最近的一系列研究里面直接考虑到一个公司的资本结构。”严弘教授进一步指出,“因为股票不是一个纯粹的资产,它实际上是一个有杠杆的资产,因为大部分公司都会借债,借完债以后股票就变成一个有杠杆的资产。作为一个有杠杆的资产,它的回报率直接受到公司的投资决策和融资决策的影响。所以考虑了这样一系列问题以后,我们发现我们的理论框架可以对股票的回报率做出一系列的预测,而这些预测可以解释以往的资本定价理论所不能解释的一些所谓的歧异现象。”严弘教授在这方面所取得的一些研究结果,如今已被不少学者纷纷引用,他相信这方面的研究还很有深入研究的潜力。

近几年,中国股市持续低迷,更呈现了十年零涨幅的全球股市奇观。这与中国快速增长的经济难以匹配,更让中国股民难以接受。“中国市场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它的秩序比较混乱!”严弘教授对此一针见血地说,“市场的秩序表现在信息披露的问题,在信息不对称性比较大的情况下就会有制造操纵的空间。而目前这个市场又往往是一个以小股民为主的市场,信息不对称性本身会造成市场上的一些不规范行为,这样就使得整个市场的运作和定价都比较扭曲。再加上中国的上市公司股权结构问题和整个监管披露政策的问题,在上市公司治理方面实际上有很多可以改进的空间。”

2012年10月29日,中国证监会主席郭树清上任一周年。回顾这一年,郭树清给中国股市和股民带来了太多的记忆,而贯穿这些记忆的,或许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改革。一年时间内,他以平均不到6天的速度,留下了70余条新政,旨在改善投资环境,推动中国股市健康发展。

“原则上来说股东应该是公司的主人, 有权参与决定整个公司运营决策,而董事会应该是为股东的利益而服务的。但是实际上在中国市场, 公司根本不会顾及到小股民的利益,这种情况下市场的投资价值就显现不出来了,往往变成一个快进快出的投机的场所,这样会造成整个市场价格的扭曲和投资秩序的混乱。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比较有利的政策也不一定会有效,因为最终整个市场根本毛病还在这个市场秩序和公司给股东的价值无法真正体现出来。”对于监管层政策频出之下依旧不振的中国股市,严弘教授强调称,“这个本不能治好,其他的措施都只是治标,光是治标不能起到很好地效果。很多投资者上了几次当以后,对整个市场没有信心了,他们也就不会进来了,真正想投资的人不进来,而进来的却都是一些投机的,所以就会导致整个市场比较混乱。”

要把SAIF建成研究中国金融问题的世界级中心

“现在什么爱好都没有时间,”当被问及工作以外的业余爱好时,严弘教授有些遗憾地说。严弘教授现任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金融学教授、中国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学术研讨、授课、调研和行政等一系列工作把严弘教授每日的行程排得满满当当,“我喜欢旅游和运动,不过现在也是没有太多时间做这些。”他说,“主要是学院的事情比较多。另一方面我还是希望有时间多读一点书,不光是学术方面的书,还有能够帮助我们进一步了解社会、历史和人类等方面的书籍。”

展望未来,严弘教授透露自己除了继续现在已有的研究项目以外,更多的研究项目都是关于中国市场的,像中国的债券市场的进一步发展和股票市场的一些进展。他认为,国债期货、期货期权以及股指期权的推出都会对整个中国市场和机构带来很大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利用好这些新的衍生产品,如何帮助企业实现更好地风险管理都是值得去研究探讨和推广的课题。

而对于SAIF未来的发展,严弘教授表示,SAIF在过去几年的发展特别快,从项目发展到研究方面都有很大的进展。“未来几年还是相当的关键,因为我们从一开始的创建期进入到现在发展期,从制度体系的建设和人员的培育都需要提高到一个新的层次。”

而作为中国金融研究院副院长,严弘教授强调指出,研究是一个国际级高等学府的标志。在研究方面我们还是有很多工作需要做,特别是关于中国市场和金融机构的研究。“既然我们是立足于中国,我们的优势和目标都是要把SAIF和中国金融研究院建成研究中国金融问题的一个独特的国际化的世界级中心,一旦将来人们提到研究中国金融问题,第一个想到的就应该是SAIF。”严弘教授对SAIF的前景怀着无比憧憬地表示。



王江:为中国金融教育“创业”

王江

张春:落叶归根,只为故里起高楼

张春

王坦:为中国的金融改革和开放把脉

王坦

陈歆磊:营销领域的微观经济学家

陈歆磊

李峰:年报秘密的发掘者

李峰

严弘:放眼于中国金融市场 争做世界级研究中心

严弘

蒋展:专注公司金融领域研究 探索中企海外并购之困

蒋展

汪滔:倡导可持续的金融 警惕资本外流隐患

汪滔

更多...
职业发展 国际交流 教务管理 资料下载 联系我们
©上海交通大学 上海高级金融学院 版权所有 沪交ICP备 05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