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授访谈 > 朱蕾:布道价值投资的金融界“奥普拉”

朱蕾:布道价值投资的金融界“奥普拉”

423日,朱蕾通过央视财经频道喊话:谨慎对待牛市,理性控制风险!四天后,上证指数攀升至4529.73,朱蕾在新浪财经上发表专栏文章《疯狂的中国牛市已至下半场》指出,当前的牛市泡沫已经很大了,而终点的催化剂或许是未来的某个不经意的事件。

 

 

不到两个月后,上证综指在上摸5178点后一路狂泻。此后的故事在中国25年的股市历史中绝无仅有,无需赘述。

 

 

 

参加财经节目观点犀利 巾帼不让须眉

 

我要给股民提个醒

 

在遭遇了年中暴跌和连续失守重要关口后,近期中国A股市场人气开始回暖,随着政策利好的不断释放和指数的恢复性上扬,境内外资金又逐步回笼。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股民们又开始“摩拳擦掌”,似乎已经忘却了年中暴跌的惨痛。

 

“我不得不给这些怀揣着发财美梦的新股民提个醒,没有基本层面支撑的牛市来得快去得也快。现在很多企业负债率都很高,如果这些企业资金链出现问题就很可能破产,导致一个连锁反应或局部危机,而这个危机也有可能导致资金流出股市。”发出这样警示的人还是朱蕾,现任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AIF)会计学副教授。

 

为什么中国股市的资金总是来去匆匆?中国股市为什么总是牛短熊长?在先后在美国有过学习、工作和教学经历的朱蕾看来,中国资本市场始终缺乏长期价值投资理念,多数的投资者都把它当作是可以短期内赚大钱的印钞机。

 

从一名理科基础薄弱的“纯文科生”到波士顿学院“第一名”成绩毕业的金融硕士,再到顶级学府——哥伦比亚大学哥伦比亚商学院的博士,直至如今广受欢迎的人气美女金融教授,朱蕾“华丽转身”的背后是她对价值投资理念的不断探索和坚持努力。

 

“我希望我的言行举止可以影响一些人,可以改变一些人对这个世界的看法。”朱蕾表示,或许有一天她可以成为金融教育界的“奥普拉”,通过自己的言传身教扭转中国投资者短视逐利的投资理念,培养更多的秉承长期价值投资理念的金融人。

 

 

爱研究,爱生活,爱时尚

 

力挺价值投资

 

在朱蕾看来,任何一个股市的运作法则其实就是经济学101:供给和需求。而一个健康的股市是通过市场的无形之手产生交易并达到供给和需求的平衡。具体而言,股市参与者汇总各种信息,通过分析研究,形成自己对公司未来的预期。由于每人的预期不同,有人看好,有人看空,这样就有买有卖,最后买卖交易趋于平衡,股价也会慢慢稳定。直到公司的下一个新消息出台,再影响大家的预期,然后再影响供需平衡,再影响股价。所以,朱蕾强调,“股价和交易应该是基于对公司基本层面的分析而产生的对公司未来的不同的预期。”

 

如果用这个法则来看看前期牛市,朱蕾指出,这轮行情终究不是一个健康的可持续的“真牛”。因为这一轮牛市的故事就一个,就是资金驱动,情绪驱动,更是政策驱动,而不是公司基本层面的预期驱动。“在这样一个市场里,股票的上涨和经济以及公司基本面毫无关系。事实上,不但是毫无关系,而且是恰恰相反,中国的经济增长正在大大放慢,很多公司的业绩也是没有半点起色,而股市却是屡创历史新高。估值和企业基本面的脱节就是泡沫的象征。”

 

“当前中国资本市场的‘赌博’现象严重,投资者往往追逐短期利益,奉行赚一票走人的价值观,这使得许多好公司无法在中国资本市场中获得认同,融到资金。”朱蕾如此指出。

 

在朱蕾看来,人为的以业绩来设置上市门槛和退市机制,结果就逼着新兴增长行业的民企,比如互联网行业的公司到美国上市。京东就是最好的一个例子,翻看京东招股说明书,不少人会惊叹京东在过去的年度亏损之巨,但京东远赴美国上市立马就身价百倍。

 

“业绩应该让市场来管,让市场通过分析研究,来决定谁该被淘汰。”朱蕾教授强调,监管层更多的责任是保证市场公开数据的正确规范,尤其在严惩造假方面,应该下重手下狠手。“完善市场相关机制的关键之一和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严惩造假蒙混上市和逃避退市,监管层只有严惩造假,才能让投资者相信他们看到的业绩是可靠的,才能做出正确地投资决定。只有这样,才能促使公司把精力放在业绩上,而不是如何弄虚造假上。只有这样才更有利于促进市场规范化,给予投资者信心,如此而来,投资者才会慢慢开始从短期的类似赌博的心理,转变为关注公司长期业绩的价值投资者。”

 

这一观点在由她和陕晨煜、钱军以及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Franklin Allen教授所合作撰写的论文《为什么中国股市与经济发展脱节?》有所阐述,该论文在2015中国金融国际年会(2015 China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in Finance, CICF 2015)上,从250篇入选论文中脱颖而出,荣获此次年会最佳论文奖(CICF Best Paper Award)。

 

 

在金融课堂上同样长袖善舞

 

文科生的金融逆袭

 

上世纪90年代末,出国潮汹涌澎湃,无数青年将好奇的目光投向了外面的世界,怀揣着各种梦想和心愿的年轻人纷纷踏上留洋之路,复旦大学英美语言文学专业背景的朱蕾便是这出国大军中的一员。

 

在父母的鼓励下,带着3000美元的“留学金”,朱蕾便独自踏上美国的“征途”,开始了她的“追梦之旅”。

 

谈及去美国的留学初衷,朱蕾坦言,当时懵懵懂懂的她只因为“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初到美国,朱蕾便在费城的天普大学学习会计学硕士,之所以选择这门学科,也仅仅是考虑到会计的起步或许没那么高的门槛,对于朱蕾这名“文科生”而言比较好上手。

 

“在学习会计的日子里,我反复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会计不仅仅是财务,通过公司报表理应了解更多的东西,而不只是停留在表面。”此时,金融的种子已经悄然在朱蕾心中发芽了。

 

在当时的美国,金融和会计是两条完全分开的职业道路,但在朱蕾看来,如果能将两者合二为一,那才是一名真正的,具有全方位观察视角的金融人。

 

在一次聚会上,朱蕾认识了一名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学习金融的博士生,两人对对方的领域并不熟悉,但却又非常感兴趣,于是便开始交流起来了。

 

对金融懵懵懂懂的朱蕾大胆地提出了很多疑问。比如为什么在那么多定价理论中,没有一条是讲到会计的?虽然定价是往前看的学科,但这是需要现在的数据才能准确估算资产未来的价值的,而会计正可以为定价提供很好的基础研究数据。

 

像这样一一被抛出的提问,令对方大感意外,同时也对朱蕾的“另类视角”欣赏不已。当被问及未来想要做什么时,会计专业出身的朱蕾自然而然地脱口而出,“我希望未来开一家自己的会计师事务所。”

 

不料,这样的“壮志豪言”却令对方不以为然,“你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对方的这句话点醒了朱蕾,她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目标。“我的人生大任仅仅是开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吗?”这个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而金融犹如隧道那头的一盏明灯,吸引着朱蕾加快了跑向它的脚步。

 

2002年,朱蕾以波士顿学院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获得了金融硕士。而此前那位“点醒”朱蕾的宾夕法尼亚大学博士生,成为了她的丈夫——如今共同在高金任教的钱军教授。

 

金融硕士毕业后,朱蕾顺利进入了波士顿一家非常著名的金融咨询公司工作。在那里,她参与并领导了多项大额经济纠纷案的分析,其中便包括赫赫有名的安然会计丑闻和微软垄断案件。其中,她撰写的安然会计衍生品的多个分析报告被专家和法庭采用,对于安然会计衍生品案件的最终裁决起了重要作用。

 

 

在哥大博士毕业时的朱蕾

 

会计与资产定价融合

 

在朱蕾的工作过程中,经常与哈佛、斯坦福等大学教授交流合作。“教授的学术研究是自由的,他们可以在学术的海洋自由地寻找真谛,而我们更多的是在为客户服务,我们做的研究都是需要满足客户的需求的。”此时,朱蕾内心对寻求真理的学术道路更加渴望。

 

在丈夫钱军的支持下,2005年,朱蕾进入哥伦比亚大学哥伦比亚商学院攻读金融财务学博士。

 

然而,由于到美国之前,朱蕾是一名“纯文科生”,理科基础十分薄弱,因此高等数学、微观和宏观经济学、统计学等,在朱蕾的眼中俨然就是“天书”。有一段时间,朱蕾上课时甚至只能抄笔记,根本没办法消化知识。“山穷水尽”的她只能求助自己的丈夫钱军。于是,每个礼拜五,这两人便成为了哥大图书馆和旁边的餐厅“哥大小倌”的“关门名人”。

 

努力的付出使得朱蕾慢慢地适应了学习,而她对于金融最初的设想也在学习研究中得到了印证。

 

朱蕾对于金融最初的设想便是将会计与资本定价融合在了一起。这一设想在她与哥伦比亚商学院著名教授Stephen Penman 合著的论文“Accounting Anomalies, Risk and Return”中得到了印证,这篇文章分析了股票市场有效性及非正常因子的关系,由此得到学术界和业界一致好评并在著名学术刊物The Accounting Review 上发表。

 

此外,朱蕾还与不同的合著者完成了多篇极具业界影响力的论文。论文内容覆盖面广阔,包括金融分析师与兼并的关系,管理层收购和盈余管理的关系,分析兼并中兼并双方的谈判过程,以及萨班斯法案(Sarbenes-OxleyAct)对公司投资的影响等。这篇文章“Has Section 404 of the Sarbanes-Oxley Act Discouraged Corporate Investment? New Evidence from a Natural Experiment” 被哈佛商学院列入博士课程中必修的文章。

 

而朱蕾的博士论文“A New Measure for Shareholder Value Creation and the Performance of Mergers and Acquisitions”更是获得了德勤(Deloitte &Touche)基金会博士(论文)奖金,还获得了西方金融学会的博士生旅行基金。

 

值得一提的是,朱蕾的这篇优秀的博士论文是在她怀孕的情况下完成的。当时,正值朱蕾读博第三年,这个“大惊喜”令朱蕾既甜蜜又有些烦恼。面对孕期的种种不适,朱蕾并没有退缩,而是暗自对自己鼓劲:一定要顺利完成论文,拿到博士学位。老天不负有心人,朱蕾马不停蹄地研究撰写,使得她在怀孕的情况下还提前一年拿到博士学位 (一般是五年)。这样的成就让她已有三十年教龄的博士导师也刮目相看,更感叹这样的学生还是头一次见到。

 

 

高金的一道亮丽风景

 

 

做价值投资的园丁

 

20097月,从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博士毕业后,朱蕾进入波士顿大学商学院担任会计学助理教授。

 

在美国经历了学习、工作、教学和生活,朱蕾在事业有成之际也清楚地意识到,作为黄皮肤黑头发的华人,最多也只能成为美国这座已经非常成熟牢固的大厦中的一枚螺丝钉。而朱蕾想做的远远不止此。

 

“我想做的是园丁,可以亲手栽培幼苗成长为大树。”朱蕾告诉记者,“我希望我可以影响一些人对生活、对社会的看法。”

 

《奥普拉脱口秀》是朱蕾在美国非常喜欢看的一档节目,主持人奥普拉·温芙瑞往往以话题型为主,关注性、虐待儿童、减肥困难、缺乏自信等与普通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现实问题,通过对典型事例的探讨和分析,给人们提供一种指导性的建议,解决人们的困惑。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成为这样的女性,可以影响身边的人,使得他们也可以寻找到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大任。”朱蕾认真地表示。

 

于是,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便成为了她最理想的平台。在高金,所有的教授都和朱蕾一样毕业自海外名校,并在海外金融界和学术界都获得卓越成就,这让朱蕾感受到了强烈的“归属感”。同时,通过参与到国内金融市场的发展,发挥自己的价值,实现自身的抱负理想,这其中的“成就感”也是在美国所无法实现的。

 

如今,朱蕾教授在高金讲授的课程包括《金融财务》、《财务报告与控制》、《财务报表分析》、《管理会计》等。然而,之所以她成为了学生心目中的“明星教授”,更源于她讲授的不仅仅是课本知识。

 

“每当最后一节课,我都会用一整节课的时间来和学员们聊天,我们谈的更多的是对人生的理解。当前国内面临着道德危机,许多年轻人的拼搏精神和理想主义不再,我希望我的言行举止可以改变这样的境况。”朱蕾的真诚和用心令人感动。

 

诚然,人们历来都有探求艰深的好奇,就连大得无法想象的宏观世界和小得无法想象的微观世界都成了热闹的研究对象。但很多智者却一直无法成为人生领域的专家。一个人在事业上的成功远不是人生上的成功。

 

如今,社会对于财富追求的扭曲,令越来越多的人将人生追求放置于拥有得越多越好,于是在机会和虚名上的追逐也变得越来越多。“我希望我的学生可以做有价值观的金融人,通过在资本市场上对有长期价值标的的挖掘,来寻找快乐的真谛,实现人生的成功。”朱蕾向记者道出了她的“雄心壮志”。

 

目前,朱蕾和丈夫钱军以及高金的同事和校友们在努力打造一个真正的中国价值投资平台,一个具有价值观的金融人俱乐部。“我希望越来越多的中国投资人可以挖掘公司的长期价值,越来越多的优质企业可以获得人们的关注,这是投资人和创业者共同所追求的快乐。这也是我给自己作为价值投资布道者所定义的一份责任。”


王江:为中国金融教育“创业”

王江

张春:落叶归根,只为故里起高楼

张春

王坦:为中国的金融改革和开放把脉

王坦

陈歆磊:营销领域的微观经济学家

陈歆磊

李峰:年报秘密的发掘者

李峰

严弘:放眼于中国金融市场 争做世界级研究中心

严弘

蒋展:专注公司金融领域研究 探索中企海外并购之困

蒋展

汪滔:倡导可持续的金融 警惕资本外流隐患

汪滔

更多...
职业发展 国际交流 教务管理 资料下载 联系我们
©上海交通大学 上海高级金融学院 版权所有 沪交ICP备 05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