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员分享 > 方圆遂:在高金能学到多少,完全取决于个人

方圆遂:在高金能学到多少,完全取决于个人


方圆遂

2017届在职制FMBA

兴业银行总行投行与金融市场风险管理部  风险经理



方圆遂本科就读于复旦大学英语系,毕业后进入中国银行上海分行。报考高金前,他已CFA持证2年,在被称为“学霸班”的PTC班担任学习委员。巨能久教授对方圆遂的评价是:“一个英语专业的学生居然能听懂我的课!”


为完善理论拼图


方圆遂本科毕业于复旦大学英语系,也许是由于文科背景,接受采访时他的遣词造语与理科生有所不同,属于文理兼修型人才。方圆遂毕业后进入中国银行上海分行,担任客户经理。工作过程中,他逐渐感到更希望追求专业性,便开始了CFA的自学之路。“报考高金前我虽已CFA持证,总觉得基础还不够扎实,希望完善自己的理论拼图。”


谈到为何选择高金,方圆遂是如此阐述的:“复旦的校风比较自由和轻松,我想来感受一下交大严谨而务实的风格。”他还进一步补充到,高金的名声在外,对理论体系也抓得很紧,正是自己所需要的。


“人们报考MBA的目的一般有两个,一个是在理论基础上有所提高,还有一个便是搭建人脉,为之后的职业发展创造便利。在一个班级内,哪个目的所占的比重更高,便决定了这个班级的风格。我们班同学中第一种目的所占的比例较大,所以学习气氛特别浓。”更专业、更专注,这原本就是方圆遂希望能在高金获得的。


方圆遂2.jpg



学习委员的日常


高金的班委由班长、两个副班长、两个学习委员、生活及文体委员组成,但方圆遂表示同学们在学业上遇到的困难,远远大于生活上的,所以学习委员才是实力担当。“学习委员的日常包括:上课前要与教授沟通,课程中还需及时反馈;安排每门课的课代表,并布置相关的工作;考试前,与学得比较好的同学沟通,安排课程辅导等等。”


凭借CFA的基础,方圆遂在课业上并没有感到太大的压力。“考CFA时是出于应试的目的,许多地方知其然但不知其所以然。在高金上课,很多内容虽已学过,但教授的讲课让我把之前的理论学得更扎实了。”令方圆遂印象深刻的是班级同学对于学习的投入程度,“有同学工作多年,家里还有两个孩子,但上课时的状态非常专注,充满了对知识的渴望。”


作为学习委员,除了安排其他优秀的同学进行辅导,方圆遂自己也承担了好几门课程的考前辅导。“每次辅导基本都在课后,原本大家上了一天课,已经很累了,完全可以直接离开。课无论是被要求给大家辅导的,还是被辅导的同学,都特别有共识。”方圆遂觉得正是由于浓郁的学习气氛,令C班在毕业时,CFA的持证人数比刚入学时增加了一倍。


收获没有套路可循


提到令自己印象深刻的教授或课程,方圆遂的回答充分体现了一个学霸的自我修养。“我很喜欢巨能久教授的课,他是一位非常认真且有趣的老师。虽然课程很难,但巨教授会考虑如何让学生更好地理解,他帮我把之前自学中半知半解的内容都解释清楚了。”方圆遂还打趣说,巨教授曾到处与人说,一个英语专业的学生,居然能听懂他的课。


“林建忠教授要在短短几节课内,将大学数学的大部分内容讲完,而且整个教学的过程不会让学生有不适感,在我看来简直是奇迹。他的思路非常清晰,很能抓重点。”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方圆遂的点评一针见血。


“还有陈欣教授,由于他自身在业界有着丰富的经验,能将理论与实践相关联,这种类型的授课很容易受到学生的欢迎。”方圆遂表示在陈欣教授的课上,有对上市公司财务报告的有关训练,对提高二级市场投资方面的认识非常有帮助。“像陈欣及汪滔教授的课程,由于他们在业界有着多年经验,给学生带来的就不仅仅是理论上的提高,还有许多实际的收获。”


方圆遂.jpg



2016年2月,方圆遂在就读高金期间离开了原来的银行,进入兴业银行总行,负责信用风险审查。对于自己今后的职业目标,方圆遂希望往投资方向发展。“我希望自己的工作领域不局限于银行,未来能更接近于金融的本质。”


作为学霸学长,方圆遂对学弟学妹的建议是非常值得听取的:作为MBA学生,已经不能再像本科生那样,满足于老师教什么就学什么。在高金MBA,没有一个明确的套路或路径,必须发挥个人的主观能动性,想获得更多,就必须花心思去挖掘。


王江:为中国金融教育“创业”

王江

张春:落叶归根,只为故里起高楼

张春

王坦:为中国的金融改革和开放把脉

王坦

陈歆磊:营销领域的微观经济学家

陈歆磊

李峰:年报秘密的发掘者

李峰

严弘:放眼于中国金融市场 争做世界级研究中心

严弘

蒋展:专注公司金融领域研究 探索中企海外并购之困

蒋展

汪滔:倡导可持续的金融 警惕资本外流隐患

汪滔

更多...
职业发展 国际交流 教务管理 资料下载 联系我们
©上海交通大学 上海高级金融学院 版权所有 沪交ICP备 05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