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员分享 > 从四大到PE | 周尉清:高金打开通往金融业之门

从四大到PE | 周尉清:高金打开通往金融业之门


周尉清  

2010级在职制FMBA 

摩根士丹利人民币私募股权投资基金  副总裁


周尉清毕业后进入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部门工作,由于想往一级市场买方转型而不得其途,跳槽到了另一家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交易咨询部门。为获得IPO的实际操作经验,后选择进入民企负责香港IPO及海外投资项目。一路积累,最终进入摩根士丹利,成为其第一支人民币私募股权基金的创始成员之一。回顾自己过去十几年的职业生涯,周尉清认为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而就读高金也是其中的关键一步。


3.jpg



三年毕马威,三年安永


2005年,周尉清从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毕业后,进入毕马威成为一名审计专员。“我毕业后没有直接进入投行,从职业发展上来说是放慢了进程,但四大完善而成熟的培训体系在财务方面为我打下了非常扎实的基础。”


很早便决定向一级市场买方转型的周尉清,在毕马威工作三年时间内,完成了两个目标:其一,顺利通过了CPA的所有考试并注册成为注册会计师;其二,在工作上连续三年获得部门最高考评成绩,并比其他同届员工更早地带队完成多个项目的现场审计。由于其所在的审计部门以跨国集团的中国子公司为主,很少有机会参与IPO项目,周尉清觉得经验的积累对未来往一级市场转型的帮助越来越不明显。终于在2008年,他通过主动联系对方的人事经理,获得了一个面试安永会计师事务所交易咨询部门岗位的机会,并最终被成功录取。“这个部门的主要客户基本都是全球一线的股权投资机构,包括华平、摩根士丹利、贝恩资本等,离我的目标可以说是更近了一步。与之前在毕马威做单纯的年审不同,我在安永负责的是财务尽职调查,除了对财务数据进行复核,更需要对企业的业务模式、运营数据等进行细致的分析。”


周尉清表示,当时自己从助理经理做起,经常有机会跟一级市场买方的客户沟通交流,从而渐渐地了解如何从买方的角度观察企业、思考问题。“一般非上市企业的财务状况比较差,我们要协助客户把目标公司的数据进行系统地整理,以便买方可以更好地了解目标公司的业务发展状况和趋势。我们在报告中还会提示重要的关注点,比如企业在某些业务表现开始出现放缓或者下滑,或者内控、合规性方面可能存在的问题。”


在安永工作大约三年后,周尉清感到日常工作开始更多地是通过熟练的技巧完成工作报告,自身的学习曲线开始放缓,于是又开始寻找转型机会。2011年3月,周尉清离开四大,进入远景能源负责公司在香港上市以及海外投资业务。对于这次在工作上的选择,周尉清表示做投资需要对IPO有着足够的了解,能亲自操作IPO是一次非常好的机会。


2.jpg



选择摩根,选择高金


2005年,周尉清从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毕业后,进入毕马威成为一名审计专员。“我毕业后没有直接进入投行,从职业发展上来说是放慢了进程,但四大完善而成熟的培训体系在财务方面为我打下了非常扎实的基础。”


2011年下半年香港股市对新能源行业的估值大幅走低,发行价格几乎与一级市场持平,远景能源的股东会再三斟酌后最终决定暂缓香港上市事宜。由于没有通过IPO获得更多发展资金,公司的海外投资项目也几乎全部停滞,周尉清此时开始重新寻找机会。2011年10月,周尉清顺利应聘进入摩根士丹利的人民币私募股权基金团队,并从分析师这个最初级的岗位开始做起。“除了摩根士丹利,我在同一周还拿到中信资本的一个OFFER。比较来说,中信提供的职级、薪资更为优惠,但一个是投资团队,一个是投后管理团队,我非常确定地选择了前者。”


除了更符合自己的职业目标,周尉清进入摩根士丹利的时机也非常好。“摩根士丹利之前在中国只有美元基金,人民币基金正是从2011年开始的。我进入的是一个初创团队,相对已经比较成熟的团队来说,未来上升的空间更大。”回头来看,周尉清认为自己当初的选择是非常正确的。


00 - 副本.jpg



之所以能够加入摩根士丹利,周尉清觉得自己除了在几个关键的时点做出了正确的职业选择之外,另一个重要的成功因素就是报考了上海高级金融学院。“2010年我还在安永的财务咨询部门,当时密集接触了一批私募股权基金,但始终都没有能够成功获得工作机会。从面试中得到的一些反馈让我发现自己的知识结构还没有完成从财务会计到金融市场的对接,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在回到学校里学习系统的金融知识。”经过几番比较后,周尉清被高金强大的师资所吸引,最终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谈到令自己印象深刻的课程,周尉清提到的这门课令人有些意外——金融英语。“这门课我当时其实是可以免修的,但旁听了一次后就让我感到受益匪浅,最终一堂课都没有落下。授课的老师曾经在华尔街的投行工作多年,虽是英语课,他在授课过程中其实一直在介绍国际投行的各个业务板块,不同的金融产品,以及解读一些重要的金融事件。”通过这门课,周尉清原先对资本市场一些较为模糊的概念逐渐变得清晰了。


“除了学校课程,我在高金最大的收获是结识了很多优秀的同学。相比工作中认识的朋友,同学之间更加亲密无间,互相之间的交流都可以畅所欲言。”周尉清进一步解释到,金融本身做的就是信息不对称的生意,如果一个交易的买方与卖方的信息完全对称,可能就不会达成交易。在现实中,信息是不通畅的,由于同学间的彼此信任,在很多问题上可以聊得非常深入,这对于沟通双方都极为有利。“在高金这个平台上,通过资源共享、信息交流,能够让大家从更多地角度理解自己所处的领域,从而将业务做得更好,这便是非常大的收获。”


身不能至,心向往之


谈到目前在摩根士丹利的工作内容,周尉清表示副总裁在团队里是一个承上启下的角色,既要寻找项目,也要负责很多项目执行和投后管理的工作。“在摩根士丹利这个平台上,投资团队需要对基金的投、融、管、退等所有方面负责,因此能够获得全方位的锻炼和经验。”


从审计成长到私募股权投资,周尉清觉得一路走来的努力和选择是很重要的。谈到大家最关心的转型问题,周尉清的建议称得上是真知灼见。“首先目标要明确,身不能至,心向往之。即使暂时不能进入目标行业,也要时刻关注行业内的动态。以股权投资行业为例,有哪些排名靠前的机构,它们投过哪些项目,每家机构的策略有何不同,机构目前的发展状况,其投资团队的背景等都要有所了解。”


周尉清表示,想进入私募股权投资行业,说难不难,说容易也并不容易。容易的地方在于很多信息都是公开的,只要坚持持续关注,便能顺藤摸瓜找到机会。举个例子,私募股权基金的招聘机会一般不会持续存在,这是由于基金运作周期通常都在6年以上,而且主流基金的团队往往都很稳定,没有人走,自然不会有新的空缺。但是,一支基金刚刚成立之时,无论初创或是后续募集,则会有非常积极的招聘活动。这是因为当新一期基金成立后,管理人的工作量会成倍的增加,需要扩充团队来完成各项工作。这就需要候选人对基金的动向高度关注,一旦错过时间节点,意味着几年内都不会再有机会了。


比较困难的是私募股权基金一般应聘者本身的技能要求非常高,往往会在几百份简历中进行挑选。这就要求你先去了解这个行业需要什么样的专业技能,然后反过来弥补自己在这些方面的不足。例如去高金学习,或增加相关领域的工作经验。“扩大自己工作上的广度,在圈子里结识一些朋友,也能在关键时刻起到桥梁作用。”


作为学长,周尉清建议学弟学妹不要仅仅抱着读一个MBA的想法来高金。学校为同学和校友们提供了非常多的机会,搭建了很好的桥梁。在高金能接触到不同行业,不同资历的校友,与他们的沟通交流是非常有价值的,不仅仅是知识层面的学习过程,还能使人从格局和眼界上得到提升。


王江:为中国金融教育“创业”

王江

张春:落叶归根,只为故里起高楼

张春

王坦:为中国的金融改革和开放把脉

王坦

陈歆磊:营销领域的微观经济学家

陈歆磊

李峰:年报秘密的发掘者

李峰

严弘:放眼于中国金融市场 争做世界级研究中心

严弘

蒋展:专注公司金融领域研究 探索中企海外并购之困

蒋展

汪滔:倡导可持续的金融 警惕资本外流隐患

汪滔

更多...
职业发展 国际交流 教务管理 资料下载 联系我们
©上海交通大学 上海高级金融学院 版权所有 沪交ICP备 05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