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方兴未艾,闹腾之间华为成了全世界没有人不知道的一家中国企业,《经济学人》甚至在最新一期的杂志内容用了三篇文章从不同角度,带我们认真思考所谓的华为效应(The Huawei Effect)。华为事件的发展对于未来几年的全球市场格局以及大陆企业的全球化却是至关重要的一个大变数。

在沃顿学习的四天时间里,全球化不再是个“概念”或者“理念”,而是深入到每门课程里的精髓。教授们的研究视野绝不仅仅是美国,每一篇章的数据、分析都会包含世界的主要国家和地区。

微信图片_20190523185354.jpg


本文将记录Day3:“全球化:21世纪商业新机”、“通过财务管理创造价值”两门课程


DAY 3

课程1——全球化:21世纪商业新机

微信图片_20190523185427.jpg

Prof. Mauro Guillen

他是沃顿商学院国际管理系菲利克斯.赞德曼讲席教授,同时也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这门课是为了培养世界级的、具有全球意识的企业家和经理人而设计的;当今许多最重要的商业问题都是全球性的。

全球趋势以多种方式影响到地区、国家、行业乃至公司。趋势带来挑战和机遇。不确定性将成为21世纪的关键特色:新常态。在此背景下,如何获取21世纪商业新机?Prof.Mauro Guillen带同学从:新产品、新商业模式、新决策模式和新观念四个角度来思考。

本课程从历史的角度描述和分析全球化的现状。它运用人类学、历史学、政治经济学和社会学的概念和方法,分析和解释全球化进程有关的实际情况。


Prof.Mauro Guillen给同学们带来了大量的数据,从人口、城市、消费、中产阶级等,但是每个数据都会从亚洲、美洲、欧洲等世界区域和国家去分析,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国际视野。教授将全球化置于现代世界各地区经济、政治和文化发展的更长远阶段。“宏观”现象(例如民族主义、保护主义、人口变化)和“微观”趋势(例如新兴市场内部和来自新兴市场的竞争、分布的人才和创新、数字化和自动化)都是固有的国际问题。它们要求企业和管理者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思考、创新和组织。

“Mauro教授给我们讲授了世界2040年主要区域可能会发生什么预测也很有趣,特别是关于人口与国力的关系预测。让我更能理解中国为什么要做一带一路,为什么加强中非合作,以及舆论为什么为开始加大非洲的好感引导。这些都让我学会用更丰富的维度去看待发生的事情。”

——2018PTA李雪莲


课程2——通过财务管理创造价值

微信图片_20190523185431.jpg

Prof. Kevin Kaiser

Prof.Kevin Kaiser是沃顿商学院另类投资计划的高级主管和金融学客座教授。他自1992年起担任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管理实践教授和金融学教授。

Kevin教授研究:私募股权、公司重组和财务困境,近期更多围绕企业治理和价值创造管理。 

通过财务管理创造价值这门课程旨在使学生熟悉与重组财务困难公司有关的财务、战略和法律问题。其目的是为学生提供必要的工具,以应对通常复杂的情况,面对一个失败的公司。与会者将获得对困境公司的各种选择的基本了解。


“Kevin教授认为价值创造是一种思维方式和过程的统一。所谓思维方式:首要的是虚怀若谷,常设自己于未知,而非想当然,以降低犯错成本。其次,要在商业竞争中,采取双赢心态和正确的博弈策略,谋求整体利益最优。第三,评判价值时,要采取面向未来的价值思维,而非记录过去的会计思维。

所谓过程:首要的是why,而不是what。其次,价值评判是收益水平与机会成本的比较,低于机会成本的活动尽管带来收入,实际上却在毁灭价值。最后,如同树的生长符合了价值创造原理一样,组织中的人也能感知价值创造或毁灭。在毁灭价值的组织中,尽管工作在继续,但聪明的员工通常会率先离开。在企业管理中,CEO面对下属的报喜不报忧,易产生信息孤岛效应,毁灭价值的组织会尽力保全自己,这些都构成价值创造的障碍。

   Kevin教授的课程富于引导性:每一话题通常以提问的方式开始,所有同学举手选择自己认为正确的答案。而后在分析问题的过程中,同学自然而然的了解到自己的选择是对还是错,以及对或错的原因。道理自然而深刻的留在同学的脑海中,常让人有茅塞顿开之感。“

——2018PTA 孙徐旭


此次沃顿课程学习最大的收获在于跳出自己的惯性思维圈,从可以是更宏观,也可以是完全不同思路的角度去看待问题。“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引导我们思考如何进行价值创造的教授的课程。其中教授和我们一起玩了一个让我很触动的游戏,15秒内,和你的同桌扳手腕,全班得分最多的人胜利。最后我和我的小伙伴以每人5分的绝对优势共同获得了第一名(全班68人,其余66人加起来总得分4分)。让我最触动的是,在这件事情上,人们的惯性思考是,给定时间和情景内,把扳手腕的对象界定为对手,这种竞争关系下,除非体力绝对优势,否则很难赢;但如果换个思考方式,把扳手腕的对象界定为合作伙伴,把全班其他66个人看作对手,在15s内,先让对方获利,迅速确认合作关系,再让自己获利,这种方法可以让你轻松战胜所有对手。这个逻辑,如果运用到一个出始行业,没有绝对技术壁垒,怎么最快获得最快成功有借鉴意义。当然里面的运行逻辑会更复杂,但会让我很受启发,不要因为大多数人这么看问题,就觉得是common sense,应该这么做,要了解本质问题,追本溯源,挑战commonsense,才有可能创新,或者实现更有效的价值创造。

这也让我联想到之后看到的关于一本管理学的书籍,里面提到洗衣机/电灯/电话怎么样由一个概念,到商用产品,其实都是不断基于本质原理,改变实现它的方法,从而获取突破。很难想象第一代洗衣机只是一个工业搅拌水泥一样的大缸+搅拌器,充满了危险和不美观的产品,变为现在的洗衣/烘干一体。同样我们用这样的原理来思考通讯设备,不管以前的飞鸽传书,上一代电话,手机,从电话号码到微信app,其实都解决了一个沟通中“距离问题和呈现沟通内容”的问题,只是实现方法变化了,从而让我们更能想象下一代变化可能在什么方向。这种本质需求不断,解决实现方法,其实就是mindset的改变。

同样的,今天当我们来看国与国的关系,老祖宗也说得对“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马克思主义也讲得对“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当我们跳脱出我们现在处的时间和空间,理解上一轮世界各个势力达成关系平衡,是基于上一轮各国国力形成的。但是,当有重要的势力成员的国力成长积累到质变,势必打破平衡,需要形成新的关系。

——2018PTA李雪莲

微信图片_20190523185439.jpg

微信图片_20190523185457.jpg

微信图片_2019052318550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