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9 Talent Week——SAIF金融MBA感恩答谢晚宴中,来自融义公益俱乐部的浦震昊(17PTC)和胡珊珊(17PTC)作为高金MBA学生联合会融义公益俱乐部前后两届的负责人,带我们回顾了融义俱乐部3年来的公益历程。


自成立以来,融义公益俱乐部一直致力于改善留守儿童的教育、生活及社会问题和遗弃孤儿的养护问题,这个公益组织平时以30多个在校MBA同学为主,联动了400多位历届校友,共同参与两个实体公益项目。


QQ截图20191115114257.jpg


第一个项目是关怀病残弃婴。主要目标是为全国各地一些福利院的残障弃婴筹集治疗和术后看护、康复经费,并且积极联络、协调医疗资源,为病残儿童找到治疗的机会。

 

第二个项目是对接困难山区中小学,为学校增援一些实际使用的物资,同时安排对口一些品学兼优的少年进行助养,由高金的学生们帮助指导孩子们的学习和人生成长。公益组织一共助养15个孩子,每年同学们会有一次组织去山区看望孩子们,也会有一次把部分孩子接到上海,参观交大、复旦等高校,帮助山里的孩子了解大山以外的世界,为他们未来报考高校做准备。


做公益,首先要筹钱。人们肯定会说,金融从业者不差钱。如何鼓励更多同学们参与,主动把钱掏出来,参与到公益事业里确实是不小的挑战。融义俱乐部从开始就做了自己专门的公众号,在公众号里对每次活动做出详细介绍,一方面号召更多人参加,一方面给活动做预热。活动之后,再在公众号里刊文给活动作回顾和总结。例如活动的支出,包括给孩子们找宾馆、捐物资的每一项支出,都会按规定用发票当用款凭证,把每一笔支付的银行流水列清楚。一位同学专门为公益组织开了资金专户,每一期都做公示,银行卡上进多少钱,出多少钱一目了然。


QQ截图20191115114316.jpg


这样,先前有点犹豫的同学们越来越信任这个组织了,同学的积极性也在大幅度提升。一次由公益组织安排的“鸡蛋暴走”的筹款活动,同学们有的参与长途暴走,有的自己出钱,有的出去拉赞助,一次活动就筹得了10多万的善款,足见高金的同学的筹款能力和参与度都是非常高的。


说到这个组织的组织架构和未来的维持和发展,两位同学明言还是遇到不少挑战的。所以需要更加专业的规划和运营。他们也在不断优化、细化流程。因为这是一个在职MBA同学的组织,所以一定是以在读的同学为主来运行的。他们俩是前后两届需要交接工作的会长。他们目前的应对方法是,保持一个由在读的30个同学组成的骨干群体,平时在微信群里线上讨论互动,做出决策。需要的时候,再到线下,在上海高金的学校内开讨论会,组织活动。只要是一个组织,就会有很多具体的、细微的事情,需要群策群力的。有的委员即使在自己没有课的时间,也会专门从外地赶到上海帮助组织张罗活动,这也使两位会长获得了更多的动力,要把这个公益组织好好办下去。



公益组织还有一个大群,已经有四、五百的高金的校友和同学在里面,是公益组织的第二圈层。他们会积极参与活动、帮助传播。例如,前阵子遇到一个脊柱侧弯的小孩的病例,就是由大群里的校友帮助找到对口的专家进行诊治。又例如有一位脑瘫的孩子,经过当地的医院拍片子,然后把片子传到群里,再由群里的同学发给医生,例如新华医院和儿童医学中心,由医生出治疗方案,再给到当地去做定夺。两位会长坦言医学治疗的过程比较漫长,过程也很波折,这都非常考验公益组织里参与的同学们的耐心和细致。这也牵涉到如何把手里的案子,延续给下面的同学来接手的问题。目前公益组织成立三年多来,主要还是由在职MBA同学在张罗,他们也想让更多同学能关注需要得到帮助的人。


QQ截图20191115114014.jpg


聊起作为金融在职MBA 的同学为什么要在繁忙的工作、学习、生活之余,还要费时间来做吃力又未必讨好的公益项目时,两位会长有着自己的想法。他们说上海高金这样的学校,学术类的组织比较多见,而公益项目是不多的兴趣类项目之一,是非常有意义的项目。他们觉得从事公益,并且带动一个公益组织的运营对自己的人生和家庭都是很有启发的。以前作为志愿者,只是参加一个活动,但是作为一个组织者的话,他们可以看到整个过程。一方面可以带给需要帮助的人很多温暖,让他们感觉到社会上除了父母以外,还有很多人关心他们;另一方面也是对自己的一个提升。当看到孩子们的笑容以后,会觉得自己也变得更阳光、更温暖一些。

 


社会上很多人认为做金融的人对钱更感兴趣,做金融的人需要冷静,有时候需要冷血。可是这两位高金的公益组织的带头人,给我的愿景却是“世界之大没有尽头,公益之路没有终点”。他们希望用星星之火,慢慢点燃金融人心中那盏闪闪发光的灯。

文章来源:商学院大百科WhichMBA